Menu

91appios

91appios已关闭评论

敲诈新人,可以说是海盗岛的一项规矩,约定俗成,一旦判断对方是新上岛的人,一把都会进行这样的试探,有的人武力强横,酒保一看吓唬不了,就会缓和下来,将对方想要东西,用个合理的价格出售。有的新上岛的人则是关系复杂,双方盘道,发现都是同一个系统内的,自然也不会有纷争,都会说一句误会,误会。

最悲剧的则是没有什么关系而自身又武力不足,直接就会被暴打一顿,然后将所有的东西都抢走,面对这样的家伙,酒保也是完全不担心会有报复,毕竟这样也不能打,也不能融入系统的家伙,活该就是被欺负的货色。今天碰上凌星月,本来酒保也是打算先盘道的,但是付钱过于大方的凌星月给自己惹了一个麻烦,本来这杯酒也就是一个银币的价格,酒保抬价了十倍,却被凌星月眼睛也不眨的接受了下拉,付钱的时候,酒保又看到,凌星月那个装钱的家伙,更加增加了这个家伙想要发个财的想法。没有询问对方,而是从对面要地图的情景分析对方是首次上岛,没有根基,于是叫来了这么一群的打手,想要通过威吓,让凌星月他们乖乖的把钱留下,结果就是惹了这么一群决不能惹的大佬。酒馆里一下就热闹了起来。

凌星月拿着自己的酒杯,稳稳当当的走过去,一道火光,将大门牢牢的焊死。然后拿了把椅子,稳稳的坐在了后门的门口,看着真个酒馆鸡飞狗跳、这些黑大个充其量就是一些打手,战斗的能力甚至还比不上上次的那些海盗,被章峄山和赵金龙,这一顿的修理,打得一个个都跟狗一样、酒保躲在吧台下面,听着自己的一瓶瓶的酒被拿出来,再一瓶瓶的在脑得上敲碎,知道这次自己是惹了大祸了,不说这些家伙会把自己怎么样,就是自己的老板看见酒馆被砸成这样,也绝对绕不了自己。最兴奋的是费伦娜这个丫头,从小到大,这姑娘可能都没有打过这样的架,完全不用按照什么格斗的要求来,就是胡打就行,赵金龙打着打着,就退居了二线,站在吧台里面,将一瓶一瓶的就扔给娜娜,看着娜娜欢叫着将一瓶瓶的就开在这些打手的脑得上。实话实说,这些打手的脑袋还是够硬的,这么一瓶瓶的砸,居然没有一个断气的,最多的一个家伙,被砸了六七瓶,居然还能站起来,遗憾的是,在这样的环境下,而且对手还是章峄山这样心黑手狠的家伙,站起来,绝对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,只有躺下装死,才是最明智的,。

这个被砸了七八瓶的家伙,挣扎着站起来之后,就被章峄山一个低鞭腿扫在大腿上,嚎叫这断了两条腿,只能在地上爬了,又被补了一酒瓶,终于是晕倒了。场地收拾的差不多而来,剩下的就是这个酒保了。瘦瘦的酒保,被拎着头发从吧台后面揪了出来,放在了凌星月面前,被揪出来的酒保,还想保持自己凶悍的风格。冲着凌星月大喊道“你知道这是谁的场子吗,你们把这里砸了,还想活着离开吗,趁早把我放了,我还能给你们一条生路。”凌星月看着这个蠢货,也是十分的不耐,冲着章峄山竖了一个手指,章峄山心领神会。一拳打在地下,砸出了一个三指深的坑,连带着这酒保的一个手指弯曲粉碎。

“啊”酒保大叫起来,凌星月看着他说道“我问你什么,你就说什么,胡说就是一个指头,现在你还有九个,指头完了,你还有两个单,然后我就不知道该砸那了,不过我估计,你这么聪明,应该用不到砸蛋的时候,对吧。”酒保狂乱的大叫“你们这些混蛋,托尼大人是不会放过你们的,”凌星月摇摇头,冲着章峄山一个眼神,咚,又是一个洞,只是这次碎的是两个指头了。“啊。。。。”酒保有一次大叫其起来。“我问,你答,明白了吗??”“明白了,明白了,大人我明白了,不要砸了不要砸了。”“哎呀,早这样多好。你说”凌星月有时候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这类人,本来吗,你做做生意,赚点钱,天经地义啊,这里所有人都没说不付钱,我们是来买地图的,你上来就是一个天价,还不能还价,不买了也不行,那就是只有动手这一条路了。

可是动手之前,不掂量掂量对手的程度吗?就这么几个普通人,就想要洗劫凌星月这一群人,老实说,这在凌星月来看就像是开玩笑一样。可能真的是自己境界比较搞了,是在是看不懂这个形式是怎么来的。终于弄的一塌糊涂的。可惜了这些酒了。凌星月试过,这里的酒还是真的不错。看着拼命忍着疼,脸色发白的酒保,凌星月除了摇头,也是没有什么可说的。“地图有吗?”“有大人,有的,但是我店里没有备,就在后街的杂货店,一个银币一册的,还有特别简单的那种,3个铜币也卖。”凌星月一下就愣住了,看来自己是想多了,这地图在这海盗岛上看来也不是什么神秘的战略物资,就是普通人用的东西,价格是十分的低廉。看着眼前的酒保“那你卖的够贵的。”“大人,我就是探探路啊,您买地图,我这里没有啊,所以探探您的底,”凌星月真是忍不住想骂街。这叫什么事。继续问道“海盗王比赛要开始了吗?”“是大人,还有一个月左右,就开始正式的比赛了,现在还是报名和预赛的阶段,但是基本上所有的选手,都已经登岛了。”

“上一任的海盗王,现在在那里?”“上一任的海岛王,现在在天空竞技场备赛呢,因为他们是上一届的海盗王,所以不用参加预赛,直接就进入决赛阶段了,这算是一种福利待遇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