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黄瓜污污视频

黄瓜污污视频已关闭评论

..co,最快更新东晋北府一丘八最新章节!

檀凭之的大树上一跃而下,跨上一匹卧伏于地,同样披着树叶的驮马,一把抄起挂在马勾之上的六石复合大弓,对着从草丛中站起身的三百名同样身上披着伪装叶子的弓箭手,还有三百匹从地上站立的驮马,大声道:“兄弟们,干活!”

刘裕回到了阵后一百步的地方,在他的身前,何无忌正领着已经重整后的轮换部队,顶到了前方,与敌军刚刚轮换上来的二线中央方阵步兵相持,刘裕站在一辆装着抛杆的推车之上,登高远望,一边拔着身上的臂甲和肩甲上插着的箭杆,一边看着对方阵形的变化,在他的身下,徐羡之带着百余名医士,正匆忙地奔走着,把重伤的伤者推上大车,紧急地运往京口城方向,而似刘裕这样的轻伤员,则被紧急处理着伤口,拔出箭镞,洒上行军止血散,再缠上伤带。

徐羡之绑上刘裕手上的一层药带的最后一层,然后用铰子一铰,把两股断头打了个结,再把这个结塞进这层层伤带之中,用手拍了拍那原来中箭之处,说道:“还疼吗?”

刘裕用力地抡了抡手臂:“无妨,箭头上应该没有毒。奶奶的,这楚军的箭真还挺厉害,居然可以破甲伤皮。”

徐羡之没好气地说道:“要换在平时,这六处箭伤,两处槊伤,早应该下来休息了,不过,正是战事激烈,是主将,坚持要打,我也没办法,但我得提醒一句,别再这么拼了,倒下可不是一个人的事。”

刘裕哈哈一笑:“羡之,看,敌军的后军动了,吴甫之终于押上了预备队,想要一举击溃我们了,要不是我演得这么象,这会儿恐怕他已经撤向江乘大营了,那我们的计划,可就无从谈起,如果不能追着他打,冲破江乘大营,抢占罗落桥,那以后我们要付出的代价,只会十倍,二十倍于今天。”

徐羡之微微一笑:“那为什么不现在就出动京口的后备兵马,刚才我就已经告诉过,胖子已经新整编好了两千军士,虽然不如们这些多年老兵,但也是以前正规参加过北府军的将士,起码不会比对面的楚军差,这场力战下来,就算吃掉吴甫之,也会伤亡惨重,连都这样了,更别说其他将士,其力已竭,不如休整一下,再作他图。”

刘裕正色道:“一切等打完了吴甫之再说,我这样诈败,就是为了引出他的后军压上,现在后军出动,瓶子也应该要冲上了,我们要做的,就是…………”

他说到这里,一下子从车上跳了下来,两个军士,开始往他的手臂上套起臂甲和袖甲,他把斩龙刀大提起,用力抡了抡,笑道:“兄弟们,准备反冲击!”

身长八尺的高宝,带着千余名后军步兵,提着大戟,从本阵的侧面冲出,他一边跑,一边挥舞着手中的长柄开山巨斧,大叫道:“快,快点冲,再加把劲,再加把劲,就可以把北府军,京八贼彻底打垮了,吴将军有令,不用列阵相持,只等号角令一出,就线冲攻击,众军弃槊使枪棍,准备近身格斗,有击杀刘裕,何无忌,刘毅这三句贼首者,陛下有令,封候拜相!”

力奔跑的楚军将士们,都两眼放光,紧紧地握住了手中的兵器,很快,他们就奔到了在一线格斗的三列楚军的后方,都半蹲在地,开始调整呼吸,准备冲击。

盛开在花开季节

三声急促的金鼓之声,从后方响起,伴随着中军将士们的大吼:“京八去死,京八去死,京八去死,冲,冲,冲!”

前方的楚军槊手,突刺的速度猛地加快,刚才一顿一刺的节奏,猛地变成了一顿三下,把前方的北府军,生生逼退了三四步之多,在他们退后的一瞬间,所有的前锋楚军,整齐地扔下了手中的长槊和大盾,每个人的手上,都多出一把板斧或者是手戟,一声齐喝,就对着对面五米之外的北府军阵线,一阵狂掷。

“嘭”“啪”,响声不绝于耳,几乎是一瞬间,对面的北府军战士,就有近百人,给这轮刀斧飞掷,生生砸倒在地,一线顶着的二百多面盾牌,变得残破不堪,几十名北府军战士,在地上痛苦地翻滚着,而身后的战士迅速地跳过了倒在地上的前方同伴,顶起新的盾牌,刚才一瞬间被打翻的盾墙,转瞬之间,又恢复如常。

而前线三列的几百名楚军槊手,则是转头就向着身后两侧斜着飞跑,在他们身后二十步左右,早已经整装蹲地的后军戟士们,部起身,高宝挥舞着一把开山大斧,吼道:“戟士,冲锋!”

一千戟士,发出一阵战吼“大戟开路”!然后一跃而起,以最快的速度,向着三十步外,刚刚重新列阵,还没来得及架起矛槊的北府军阵线,开始了冲击,所有人的脑海里浮现出以前无数次战斗的画面,都是在这种决胜时刻,戟士冲锋,所过之处,一切强敌,灰飞烟灭,这一回,即使是北府军,也不会有什么不同!

顶在阵前的何无忌,突然大笑着回到了阵中,眼神之中,充满了蔑视与戏谑,他一把扔掉了手中的大盾,一如身边的两百多名军士,盾墙之后,闪出二十多道空隙,而二十多个雄纠纠,气昂昂的身影,大步流星,从这些空隙之中疾走而出,如同劈波斩浪一般,瞬间,就顶到了阵前,伴随着将士们的齐声大吼“奔牛威武,奔牛威武!”。

二十多部八石奔牛弩,架在体壮如牛的壮士们的腰上,刘裕,向靖,檀韶,蒯恩等人,各操一弩,越阵而出,身后的战士们早已经填上了一根根的长槊,何无忌,刘毅等人笑着抄起一柄柄铁锤,对着八牛弩的机扣,重重砸下,整齐划一的号子,在北府军整个方阵中响起:“八牛奔,敌阵摧!”